真诚与朴实——2012中国百家金陵画展(油画)凸显的审美品格

来源:http://www.nazimei.com 作者:艺术资讯 人气:183 发布时间:2019-12-31
摘要:视觉艺术的现实精神在于诗意的直呈。当作品《空房》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触动人心的是当代社会普遍存在的孤寡老人问题。当曾含辛茹苦拉扯大的孩子飞出自己的巢穴时,当各赴

  视觉艺术的现实精神在于诗意的直呈。当作品《空房》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触动人心的是当代社会普遍存在的孤寡老人问题。当曾含辛茹苦拉扯大的孩子飞出自己的巢穴时,当各赴前程的子女移居新的城市或国外时,我的父亲母亲开始成为社会的边缘人群、弱势群体。这或许就是许永城的《空房》、陈国英的《我的父亲母亲》、夏迅的《老伴儿--洗脚》、赵舒燕的《症--疗》、马占勇的《古镇》和杨剑侠的《将》等作品给予我们的心灵震动。这些作品几乎以纪实的语言展现了当代社会孤寡老人的生活状态,从孤灯枯坐、独守空房到相守的老伴为自己洗脚、洗头,从院子里3位老人在地上下棋的专注神态到已经躺在病床上用各种理疗器械医治病症而紧闭双眼、失去自理能力的精神独白,作者画的也许就是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艺术家曾被那场景感动的瞬间而凝固为画布的图像,是艺术家曾被那生活细节灼痛的真实而定格为油彩的作品。  如果说,这些作品以描写老人的孤寡揭示社会问题、表达艺术家的人性温暖;那么,从这些空房家庭飞出的青年一代则成为当代艺术家关注的主体。诗意的直呈,或许最直观地揭示了当代青年人的生活状态与精神维度。邱磊的《物我》和杨健男的《画室里的女孩》,虽以画室为环境,却都在没有事件描述的静态中展开了都市女性青年那种独特的物我关系阐释。后现代城市构成了一种新型的人际交往方式,手机作为网络体系的终端为个体生存创造了更大的空间。而恬静私密的画室,也便成为这种交往方式的心灵场阈。网络聊天穿越了有形的空间,但身体却需要一处隐蔽的密所。空间是当代生活方式的重要特征,人在此处心在彼处,物我的时空在后现代社会发生了错置与穿越。张艺嘉的《大空间》、陈军的《深度睡眠》、张韫恒的《下一秒--策马扬鞭》和孙洪敏的《女孩日记六》,或许展示的就是当代青年的一种  生活状态。深度睡眠是后现代生活状态下很难进入的一种休息,时空错置已改变了人的自然生物钟,白天也许在做梦,黑夜可能在神游。《深度睡眠》描绘的只是摆着睡姿的躯体,另一个躯体也许是做梦者的幻觉。而《大空间》和《下一秒--策马扬鞭》或许都是那个女孩日记对于空间展开的幻想,空间已很难束缚当代人的生活范围,哪怕只是一种虚拟的生活模式。  有些表现青年生活的作品则从虚拟与梦幻转向现实,让人感觉现实世界的真切。沈磊的《小城拿望远镜的女孩》真实地描绘了夏季灼人的阳光给到访的这位女生带来的酷热。作为旅行者的女生,来到这个陌生的却对她产生诱惑的城市,这个画面形象太具有当代青年寻找自己的发展与生活的象征性了。也许,画家并不需要表述什么,那片阳光、已经被灼晒得发红了的女生的脸颊以及那有些颓废荒芜的院落与远处的海岸城市,已把丰富的寓意融化到画面的形色中。爱情是当代社会的奢侈品,汪莺莺的《我们》描写了一对青年夫妻在家中相互依偎的甜蜜生活,无言却在平实中充满浪漫的温馨;陈作的《七月》呈现的是两人世界的行旅,他们在山村七月的铁轨岔路上是暂时的纠结还是难以交叉的人生轨迹?在我们熟悉的描绘青年生活的作品中,既有陈思路的《友人之思》对于人生命题的恳谈追问,也有唐千的《此时此刻的我们》在假日难得相聚的欢娱。而人生的旅程各不相同,马秋兰的《城市之门》在地铁车厢展现的一组青年形象,是从他们不经意的眼神里捕捉到这座城市对于他们的容纳与他们各自不同的人生思考。这些表现青年生活的作品之所以让我们感到真切,之所以没有概念化的雷同感,就在于画家描绘的是他们自己的生活样式与心理状态。他们不是为创作而设计作品的构思,不是延用别人的视角表现那些已有的题材,而是诉说自己的经历故事、表达自己的深刻感受。真诚地生活与创作,赋予了他们的作品以珍贵的朴实。  这种真诚并不局限于对青年油画家自我生活的叙述。在物质生活获得极大丰裕的当下,许多画家依然关注社会底层的民生现实,以他们艰辛的生活现状作为自己的痛痒,从而体现出当代美术家的忧患意识。刘基的《十月》描绘了农民一家三口在收割苞谷的情景,粗犷的笔触似乎让人们能够听到那被捆绑的干了的苞谷杆和叶片的摩擦声;邢路生的《幸福》刻画了站在播种后的田野里一家三口自足的笑容,有儿子、有良田也就有了一切。农民的幸福或许和都市里的人还是相差甚远。一场电影也许就是偏远乡村的幸福时光,翟建平的《文化下乡系列之一》,让我们心寄还有多少像画面上描写的缺乏文化生活的穷乡僻壤。城市打工者是当代城市的流动人群,高月先的《晌午》速写了废品收购者在城镇一角午间仰卧废品上瞌睡的情形,而李自刚的《王屋山短信》表现的午休间歇那一个躺在地上瞌睡、一个收发短信的细节,则显现了新一代有技能的打工者形象。环卫工人已成为现代化城市生活的固定人群,他们的艰辛已被越来越多的市民所认同。章文浩的《冬晨》所塑造的3位在寒冬街道扫雪的环卫女工形象,让人们感受到他们对生活抱有的乐观态度。也许她们的生活水准只能达到城市的最低贫困线,也许她们汇入环卫工作之前都有各自的隐曲和不幸,但画面上所刻画的她们的精神面貌却自足而乐观。他们以微笑面对生活的态度,同样也很真实;而画家洗练的笔触与工服的桔红色,相得益彰地烘托了这种明朗的基调。像《冬晨》这样表现社会底层正能量的作品,还有描写浑身泥浆却充满自信的打井工人生活的《小憩》、刻画刚刚升井出来沐浴在阳光里的煤矿工人表情的《阳光》以及塑造敦实质朴还有些羞涩的战士形象的《炊事兵很光荣》等。这些作品从正面角度对于工人、士兵以及农民工形象的塑造,既真切地捕捉了他们健康的精神状态,也真实地反映了他们粗劣的劳作环境。  2012中国百家金陵油画展让我们看到了青年油画家与当代现实社会的切近;他们通过油画所表达的中国当代视觉人文形象,也让我们感受到了寓于作品之中的创作者的真诚。他们都无一例外地选择了写实性的表现方法,而且这种写实也大多摈弃了花哨的样式或表面的风格符号,而是以朴实的语言塑造与叙述,尤其是在表现那些灼痛了艺术家心灵的弱势群体或底层民众的生存状态时,几乎所有的绚丽色彩与奇异变形都会显得多余和累赘,朴实或许才是最真切也是最深刻的一种诗意语言。  尚辉  艺术史学博士,现任中国美协理事,《美术》杂志编审,执行主编,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委员,国家近现代美术研究中心,国家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国家画院美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国油画学会理事,中华世纪坛世界艺术馆专家委员会委员,上海美术馆,广东美术馆,上海刘海栗美术馆艺术委员会委员,南昌大学,首都师大美术学院,湖北美术学院,新疆艺术学院客座教授。

本文由奥门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艺术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真诚与朴实——2012中国百家金陵画展(油画)凸显的审美品格

关键词:

上一篇:与厦门结缘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